笔趣店

74. 第 74 章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店】地址:biqudian.com

宫宴如期而至,江敞从乔美人的卧榻上醒来,乔蔓宁没用下人服侍,亲自服侍他浣漱更衣。

“王上今日可要着宫装?”铜镜前,乔蔓宁一如既往温柔小意。

江敞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着龙袍更有威严,直到宫娥端着托盘过来,看着上面蟒纹若隐若现,还是改变了主意。

“不了,只着常服。”

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若真穿得周吴郑王的,倒显得自己心虚。

即便没那份君临天下的气势,装也要装出来。

“是。王上即便着常服,也是英姿勃发,让奴家一望便心动不已。”乔蔓宁始终含笑,素手替他理着衣襟。

极尽温柔妩媚:“王上,奴家还有一好事,要报于王上知晓。”

江敞丝毫不关心落在她身上的喜事,只搂过她酥肩,调戏道:

“哪里痒?”

“奴家哪里水多,便哪里痒。王上莫非……不知么?”乔蔓宁今日将胭脂涂得恰到好处,弥补了自然脸红无能的缺陷。

倚靠在他胸口,蹭了又蹭,像极了等待主人爱抚的金丝雀。

即便他不问,还是说了出来:“王上,妾身已有了身孕。”

江敞乍一听来,并不十分高兴,甚至加重了手上力度,险些箍断她的细腰。

莫非是她的孩子,冲撞了筝筝的孩子?

不然为何筝筝才小产,乔美人就有了身孕。

乔蔓宁见他脸色不对,心中惊恐。兼之听闻他服用五石散,很担心是走火入魔。

忍着腰间传来剧痛,小心翼翼出声:“王上?”

江敞瞬间惊醒,仿若黄粱一梦,后知后觉道:

“噢,噢。你何时有的孕?”

“回王上,夫君难道忘了吗,是上回你醉酒后,拉着奴家颠鸾倒凤,不知几时。那一夜过后,奴家便常常孕吐。直到前日请御医过来问诊,称是害喜了。”乔蔓宁替他系好腰带,十分乖巧懂事道:

“夫君若不信,可找御医过来问话。”

“不必了。”江敞神色淡漠,显然并不十分关心。

许是自己前段时日服用五石散太多,兴头之上,如临仙境,忘却了有这回事,也是未可知。

乔蔓宁心底有些失落,却不敢表现出来。

从天子到布衣,谁不想要人丁兴旺。漫说王上还没有子嗣,即便是早为王室开枝散叶,还怕多生几个嘛?

左右不是自己辛苦,他只要舒爽完就是了。

“这一胎若为男婴,就抱去给筝筝养。你还要再为寡人,多生几个才好。”江敞道。

想到御医前个来报,王后葵水时受宠,虽未造成血漏,但以后八成是不能再生育了。

他对她既爱又恨,恨不能将她一口口吞吃下肚,又舍不得她孤老终身。

乔蔓宁的笑容僵住,不得不竭力陪着笑颜:

“是。只是姐姐早已不是王后了,夫君你看,她抚养子嗣,是否于礼不合?”

“就算她还未官复原位,但王后之位,也与你无关。她只要活着一天,你就别惦记。”江敞冷哼一声,已早早离开了这里。

回头,又提醒了一句:“还有,一个妾氏,以后别叫我夫君,只有筝筝一人能唤。”

乔蔓宁死死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与寝宫下人,一并跪在地上,恭送王上。

江敞出了清泉宫,往宫宴走,宦官机灵回禀道:

“王上,周将军此番回京都,只带了三十家丁。”

“多少?”江敞还当是自己听错了,“确认连三百也没有?”

“是。王上放心,宫中侍卫已出城多方打探,城外亦无甲士埋伏。的的确确,就三十人。”宦官道。

江敞咬着牙“嘿”了一声,这倒邪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鸟尽弓藏的将军谋反了》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店biqudian.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农家悍娘子和亲自尽后和死对头重生了身为军校生的我不可能是虫族[反穿]捡到个刺客首席啊家人们医生又在给霸总看病吗君侯夫妇是万人迷最强公主,专克男主温菀的功德系统考科举,当大官我真的没有修罗场哟!男主哥你当过花魁?神明的异学园渣女每天都在坚强自救雾云山里[种田]抓紧她[综漫]第五角色有自己的想法不诀别曲[娱乐圈]宴空山徐家汇春庭晚虐文女主救错人以后摊牌了:我是重生者不必谢寰瀛假千金每天都在阻止自己发疯我在编外当刑侦教科书我在古代经商撩太子关山月我系统,我老婆凤傲天学神她拒绝攻略剧本同窗是个娇美人位面论坛什么!我的男主是花魁?渣了两个男人的我带球跑了全世界听见她心跳当你穿进正在玩的乙女游戏里绝对不可能打出团灭结局(无限流)你怎么也替嫁乖崽[快穿]把我的老婆还给我工作日的好人小姐[休假日的坏人先生]